<object id="6xwhh"></object>
<delect id="6xwhh"><rp id="6xwhh"><noframes id="6xwhh"></noframes></rp></delect>
<object id="6xwhh"></object>

<font id="6xwhh"></font>

    <thead id="6xwhh"><del id="6xwhh"></del></thead><nobr id="6xwhh"><mark id="6xwhh"><i id="6xwhh"></i></mark></nobr><object id="6xwhh"></object>
    <font id="6xwhh"></font>

    以工匠之心,挖掘遠古生物瑰寶
    發布日期:2019-09-03 07:36 來源:新華日報 瀏覽次數: 字體:[ ]

    有關5.2億年前古生物的一項發現,讓云南大山里的一隅小鎮,成為吸引全球目光的“世界自然遺產地”。“澄江化石地自然博物館即將建成迎客,古生物化石,如今已經成為當地發展的金字招牌,然而在30年前,當地人曾希望把那座山移開開采礦石。”一見面,中國科學院南京地質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員趙方臣就與記者分享“澄江生物群研究”的最新進展,“基礎科學”就像城市發展中的“山水城林”一樣,是發展的“根基”,是科學的“富礦”,值得以敬畏之心相待。

    在中科院南京古生物所,很多人都知道,古生物學家侯先光有一個“視若珍寶”的牛皮紙信封,里面是30多年來,他野外勘探寫下的6本日記。翻開1984年7月1日的日記,有這么一句話——在帽天山(云南澄江縣)采集到葉蝦類化石。

    “就是這塊化石——納羅蟲化石,拉開澄江動物群發現的序幕。1985年,侯先光和他的導師張文堂,在中國《古生物學報》上報道此類化石,并命名了澄江動物群。”趙方臣說著從化石標本盒里翻出一塊化石,“這就是當年采集的一塊,你看!5.2億年前沒有生物礦化外殼的軟軀體生物——長尾納羅蟲就長這樣。這里是背殼,兩側有腿肢漏出,這里是觸角,它保留了完整的消化腺。”在澄江動物化石群被發現之前,中國地質界幾乎沒有見過如此清晰、完整的“軟軀體動物”化石,動物軟體部分在死亡之后,很容易被氧化降解,如果不是經歷特殊環境下的“快速埋藏”,幾乎不可能被保存下來。然而在澄江縣帽天山,一大批類似的軟軀體化石、海洋生物化石不斷被發現,這對研究現生動物起源、演化的意義重大。

    趙方臣說,1984年至今,老一輩科學家從未放棄對這一化石群的研究,中科院南京古生物所研究員陳均遠積極牽頭“申遺”,把澄江化石研究推向了世界——經過30多年“接棒式”的勘探,從澄江縣陸續帶回的數萬枚化石,記錄了5.2億年前近300種、20多個動物門類的早寒武紀動物群,栩栩如生地再現了一個極為壯觀、豐富的全景式“遠古世界”。

    2001年1月出版的美國權威學術刊物《科學》雜志認為,云南澄江化石使脊椎動物出現提前6000萬年,這些化石解開“寒武紀生命大爆發”的世紀謎團。“澄江動物群”研究意義重大,很多成果都發表在《Nature》等國際期刊,國際媒體爭相報道。紐約時報稱之為:“20世紀最驚人的發現之一”,國際科學界將其譽為“古生物圣地”“古生物化石模式標本產地”和“世界級的化石寶庫”,專門研究早期生命的一位英國皇家科學院院士說:“只有一種事實是非常清楚的,澄江動物群化石,永遠是科學的大廈。”

    中科院南京古生物所研究員陳均遠與云南大學教授侯先光、西北大學教授舒德干共同研究的“澄江動物群和寒武紀大爆發”榮獲2003年度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。“每一個‘星辰大海’般的偉大科學進步,都少不了‘扎根大地’的基礎科學研究。”趙方臣深有感觸,隨著近年來國家對基礎科學研究的重視,地質勘探工作也得到了地方政府、老百姓的理解和支持,而類似“帽天山”這樣的例子,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城市發展的軌跡中。 2012年7月1日,澄江化石地——帽天山正式被列入《世界遺產名錄》,澄江縣將文化、旅游視作轉型發展的“拐點”,南京古生物所澄江研究站、澄江古生物化石博物館、化石AR電影……陸續落地,成為世界凝望寒武紀的“化石小鎮”,也成為拉動當地經濟增長的新亮點。

    隨著時代發展,地質勘探、解謎化石的方法越來越先進,趙方臣拿著手邊最新的化石掃描圖說,如今CT、算法分析等技術,已經能夠幫助研究人員從化石樣本中快速分析出化石生物內部結構,工作效率大幅提高。

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    相關閱讀
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开车资源